EN [退出]
6平米能住人>中国新闻

陕西慕尚装饰设计骗子公司_上海仅有649名男护士 多数缺乏职业归属感(图)

2017-12-15 02:29
冯升工作时极其细心

晨报记者 陈征 现场图片  电视剧《心术》最近开始热播,对医务工作者的关注也进一步升温。

尊敬抑或是敌意,信任抑或是怀疑,喜欢抑或是厌弃……普通人对于这群白衣工作者或许充满各种情绪,但这样的情绪归根结底源自这个职业对于社会的特殊价值与地位。在这样一种价值与地位的萦绕之下,许多人同样对他们充满好奇,需要怎样一种姿态,才能担得下这份掌握生老病死的责任?

记者 陈里予

晨报讯 明天是国际护士节。来自上海市护理学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9日,上海共有70340名护士。但其中男护士所占比例不到1%,全上海只有649个“护士先生”,他们大多是“80后”男生。他们的职业生涯比普通人要艰难得多:病人不理解、找不到女朋友、工作很辛苦……为了给“护士先生”解压,酝酿了近一年的上海男护士联谊俱乐部近日最新亮相,让男护士们有一个交流、倾诉平台。

上海市护理学会理事长翁素贞透露,2010年10月,上海只有560个男护士,一年半内上海男护士已经增加了89位。他们活跃在重症监护、手术室护理、精神科、骨外科等领域,他们充沛的体力、遭遇突发事件表现出的控制决策能力,都是一般女护士难以胜任的。在我国200多万护士中,“男”丁格尔仅有2.1万人。在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男护士的比例高达20%以上,每年以2%-3%的速度增加。而在芬兰和英国也高达10%以上。但在上海,男护士非常稀缺。“我们非常需要男护士,却找不到。”瑞金医院、第九人民医院等几家三级医院的护理部主任都发出同样的感叹,清一色的护士“娘子军”有时力不从心,医院“力量型”科室急需阳刚的护理力量。

市第九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阮洪坦言,九院有900多位护士,其中男护士只有十几位,他们大多集中在手术室和监护室,未来正酝酿培养一批麻醉护士,让男护士变得更专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一边是医院对男护士需求大,另一边男护士却在流失。专家分析,受传统思维约束,很多男护士缺乏职业归属感。

儿童重症监护室的“奶爸”,能读懂孩子的不同哭声

姓名:冯升

工作地点: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童重症监护病房

工作时间:5年

心愿:孩子从小要承受那么多的病痛,实在于心不忍。真心希望孩子们能够健康,尽早离开重症监护病房,快乐地回到家长身边。

烦恼:上半年还没过完,医院里的其他科医生、护士就被打了6起。医生治病救人,非但得不到家属的理解与认同,反而遭到殴打,让人很寒心。

晨报记者 毛懿

饿了?换尿布了?还是情绪烦躁,不舒服?儿童重症监护病房中这一群还不会讲话的婴儿,只会不断用哭声提出要求,而冯升就能从哭声中读懂他们。

冯升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童重症监护病房里唯一的一名男护士。由于重症监护室不允许家属进入,不仅是重病监护,就连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也要护士悉心照料。尽管冯升自己还没有孩子,无疑,他却早已客串了“奶爸”的角色。

因为SARS成为一名男护士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二楼,一道厚实的门将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和外界隔绝开来。

病房门口,家属们三三两两,或蹲或站。这扇大门每次开合,动静不大,却牵动着家属的心。哪怕门开关只有几秒钟,他们也要起身向病房内看一眼。尽管视线所及,都是护士们忙碌的身影。和普通病房不同,重症监护病房内洁净程度非常高,里边的患病孩子免疫力较低,一旦家属携带细菌病毒入内,感染的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不允许家属陪同。照顾孩子,也就全部落在了护士们的身上。

上午9时,经过许可,记者更换了无菌服,得以进入这个略显神秘的地方。经过走廊,沿途病房内隐约传来婴儿哭声,冯升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走路风风火火,没空说一句话。冯升是一位具有5年专业护理经验的护士,整个儿童重症监护病房,他是40多位护士中唯一的一名男护士。而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男护士仅有6人。

冯升投身医学,成为一名男护士,是因为2003年发生的那场SARS。“医务人员的奉献和忘我,感动了无数人。”冯升这一届的学生也是最特殊的。“一共90个护理专业学生,上一届男生只有6个,我们这一届有30个男生,再后来,男生又渐渐少了。”

没有孩子但喂奶是熟练工

男护士有什么优势?冯升笑着说,从专业来看,无论是男是女,担当护士都非常专业,看不出什么区别。“要说优势之一,就是力气比较大,做心肺复苏的时候最适合。”还有个优势,就是对仪器比较偏爱。“整个监护室里,血气分析都是我来操作的。”

14床,男孩只有5个多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和肺炎”,口鼻处、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还在昏睡。冯升先检查了呼吸机和监护仪的数据,确认孩子状态平稳,随后开始了护理工作。“孩子饿得快,每3小时就要吸痰、喂奶、换尿布。”洗手看似一件小事,却是护理前一项重要工作。“只要进行过一次护理工作,或者是手接触到了床,就要立即洗手。”

冯升先用消毒液洗了洗手,将病床一侧的护栏放下。然后,从护理台上拿起一根吸痰管,小心翼翼地插入孩子的气管,再慢慢拔出来,如此重复两次。“如果有痰堵住气管,孩子会非常危险,吸痰就是一项常规工作。”再次用消毒液洗手后,冯升开始为孩子换尿布。动作异常熟练,直到换好尿布,孩子仍然睡的很香甜。接下来就是喂奶。“每个孩子的食量不一样,所以每顿奶都要‘个性化’。14床就吃80毫升。”冯升拿起男孩的奶瓶,先在手腕上滴了几滴,“有点烫”,又将奶瓶在冷水里浸了一会,感觉温度适中后,这才开始喂奶。记者很好奇:“你还没孩子,手腕上滴奶的动作倒是很熟练。”冯升笑笑说,都5年了,一个孩子每天换尿布、喂奶这种动作都得七八次,“早就成了熟练工。”

与同事自制卡片与孩子交流

儿童重症监护病房可能是医院里最特殊的一个病房,年龄在28天以上的危重小病人,都会送进这个病房护理,病情平稳后才被转往普通病房。孩子的年龄上至10多岁,小到只有几个月。大部分情况下,冯升面对的都是一群还不会说话的小病人。

饿了、换尿布、不舒服、焦躁不安……不管遇到什么,小病人只会哭。“但是,你得从哭声中读懂孩子们的需要。”冯升说,经过长期和孩子相处,数秒内他就能判断出孩子的需要。“先闻闻床上有没有异味,如果孩子拉肚子了,赶紧给孩子换尿布。”然后,再看看时间,如果临近3个小时了,就赶紧给孩子喂奶。再根据孩子服用药物的情况,判断是不是由于药物反应引起的焦躁,或是离开父母身边的不安全感。“轻轻抚触孩子的手心,有时候孩子捏住我的手指,情绪就会慢慢平稳下来,哭声也会渐渐停止,然后安静地睡去。”临时“奶爸”让孩子们无疑有了安全感。

稍大一点的孩子,如果用了呼吸机,不方便说话,这也难不倒儿童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们。他们自创了18张的卡片图案,用卡片和孩子们交流。这些卡片图案,内容包罗万象,有的是正在上厕所,有的是一个奶瓶,有的是全家福,还有的是一个太阳图案。“有的孩子会觉得白天的阳光比较刺眼,只要点点卡片图案,护士们就会帮他掩上窗帘。”

白天,一个护士要照看2个孩子。到了晚上,每个人要照看5个孩子。

不过,临时“奶爸”不仅要有爸爸的爱心,还要牢记护士的职责“狠得下心”。一天晚上,一个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怎么安抚都不能让孩子平静。“孩子得了重病,肺功能本来就不好,如果放任下去,无疑会加重孩子的病情。”在咨询医生意见后,冯升会加一些镇静药物,辅助孩子睡眠。“不能因为心疼孩子就不去做,因为我是一个护士。”

我们的数名记者,花费月余时间,深入多家医院,记录多名医生和护士的工作、生活。虽可能比不上《心术》的剧情那样跌宕,但定名为“心述”,相信能有更多医务工作者内心深处的倾诉,相信我们,其中,有爱,有故事。

姓名:刘渠凯

工作地点:瑞金医院急诊科抢救室

工作时间:7年

心愿:希望社会、患者能够多一些理解支持。

烦恼:病人家属对我们医疗行为不够理解,没有给予我们应有的尊重,很多时候医护人员尤其是护士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无法完全施展自己的理想。

“护士先生”抢救时拒绝性别

晨报记者 陈里予

上午8时,瑞金医院抢救室异常忙碌,医院病情最重的几十个病人躺在这里,他们或是呼吸衰竭、或是脑梗,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有的需要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一位穿着蓝大褂的男护士格外引人瞩目:他正在为一位连接监护仪的老年患者挂输液瓶,仔细调节输液点滴速度后,他俯下身去,伸手摸摸病人是否出汗,看看各种导管有没有被压着。随后帮患者拉拉被角,并轻轻地抚慰病人。一旁的家属感慨:没想到这位“护士先生”这么仔细。

他叫刘渠凯,是瑞金医院的第一批男护士。每天早上8时-11时,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段。

最幸运:近30个护士姐妹照顾我

医生为几位抢救病人开出新的诊治处方,护士要一一用药,写护理记录,同时检查病历、清点物品,准备呼吸机、除颤仪等急救器材。刘渠凯和另外6位护士姐妹必须在第一时间精准地给病人用上药物,进行护理。

刘渠凯动作很麻利,只见他动作熟练,一针见血,丝毫不逊于女护士。看到有需要搬运的病人,他立即会支援一把,“抢救室就是每分每秒和生命在赛跑,不能有一点耽搁,也不能有一点闪失。”一旁的女护士会心一笑,“谢谢啦,老刘。”老刘说:“这里近30个护士中,我是‘独苗’,姐姐妹妹平时也很照顾我。”

最忙碌:一上午驶来18辆救护车

9时10分,急救车送来一位呼吸衰竭的90岁高龄老人。刘渠凯跑出急诊室,将老人从车内担架抬至病床,并一路护送进抢救室,协助医生展开有条不紊的抢救。

在接下去的一个小时内,共有4辆120急救车呼啸驶来,刘渠凯和他的同事紧急抢救4位患者之余,还要见缝插针地给抢救室内的病人换补液,调整呼吸机。“今天,还算是清闲的,最忙碌的时候一个上午要接收18名急救车送过来的抢救病人,有时同一时段甚至会连着来4辆救护车,在抢救室门口排队。抢救室内所有推床都用完,不得不借用救护车上的担架。”

最遗憾:高楼摔下的女孩抢救无效

11时05分,抢救室的病人情况突然急转直下。刘渠凯赶紧呼叫医生,一边则监测着各项指标。

刘渠凯说,抢救室里,很多家属心急如焚,非常焦虑,希望到医院后病人立即能够好起来。因此,护士更需要做的就是和家属沟通,安抚他们的情绪。

每年,刘渠凯都会碰到小孩从楼上摔下来的悲剧。“两年前的一个深夜,突然收到一个从十几楼不慎摔下的奥运宝宝。”刘渠凯每每回忆到此,都会一声叹息,“到抢救室的时候,孩子奄奄一息,心跳每分钟只有20跳,脸上都是血。看到孩子的第一刻,我就拼命给他做心肺复苏,然后放开静脉通道,紧急插管。”经过紧急抢救后,孩子开始好转了,大家都很高兴。然而半个小时后,情况却再次急转直下,心脏监护仪上的那条线无情地变成了横线。想起这一幕,时常让他唏嘘。

最感慨:同批进院三个男护士转岗两个

现在,病人对他越来越首肯。曾经有位女病人开始拒绝小刘给她打针,小刘只好请别人来。过了几天,这位女病人说今天是最后一次打针了,希望请刘渠凯给她打,因为经过几天观察,她发现小刘技术过硬工作挺细腻的,于是打消了原先的怀疑,决定把这“欠他的一针”给还了。

刘渠凯刚成为“护士先生”时,还一直有个心病:“碰到女病人怎么办?”真正走入抢救室后,这样的想法就打消了,抢救时争分夺秒,根本顾不上男女性别。偶尔也会有女病人拒绝男护士,但是刘渠凯逐渐明白,最重要的是要过自己的心理关,“我是个护士,是个职业人。”

7年前,与刘渠凯一同进入瑞金医院急诊抢救室的有3个男护士,如今只留下了他一人。7年来,他坚守在医院最辛苦、风险最大的抢救室。“生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取舍。”正如刘渠凯选择了医护工作,完全出于对这一职业的热爱。有的人只把工作当作工作,而他则把在急诊科的每一天当成自己的事业。

当前文章:http://40482.xazds.cn/article/20171119_pfuj.html

发布时间:2017-12-15 02:29

港台言情 小说免费阅读  房贷计算器在线计算  酱螃蟹的做法大全家常  爱迪生  卖掉十头打一个字  漩涡玖辛奈  单机游戏破解版下载  阳光利群多少钱一包  微乐捉鸡麻将  厦门巾帼园2016少儿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陕西慕尚装饰设计骗子公司_上海仅有649名男护士 多数缺乏职业归属感(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西安慕尚装饰设计装修骗人咸阳厦门宸鸿科技怎么样_维也纳网址